请冷静思考现在的全民网络教学

请冷静思考现在的全民网络教学

时间:2020-02-13 12:4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录制微课推送 网络资源推送 网络交流答疑

其中第1种网络直播授课,最为接近传统教学模式,也被俗称为“上网课”,第2种录制微课推送,有教师自己制作,也有选择网上的优质微课例如洋葱数学等,第3种网络资源推送,包括国家教育资源平台,各地教育云平台,电视台等,通过教师筛选,找出其中合适的部分推送给自己的学生学习,第4种网络交流答疑,其实很多教师已经在不自觉地使用,学生作业有疑问,打电话说不清楚,通过微信QQ等社交软件,往往更有效。

一、网络拥堵问题

既然通过网络,那么网络本身对这种教学方式影响是巨大的,首先是网络流量,某日上午的原定开学时间,也是各校集中开始网络教学的时间,无论哪个平台,瞬间爆发的流量需求,造成服务器宕机是必然的,我们不能指望这些平台都拥有和淘宝、12306一样的强大承载能力,所以这种统一时间、统一平台进行网络教学,直播类第一个就受不了。

首先是智学网,然后是希沃,钉钉直播坚持得时间稍长,也有部分群卡顿严重,其余的免费直播类平台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也许使用人数较少的情况强一些。

所以对于网络平台而言,服务器承载量是一定的,即使扩容,涉及到企业的成本,短期内也不会剧增,还涉及到后期维护,更何况目前多数教学直播平台打出了免费的旗号,但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大量增加的服务器成本,最终还要用户买单。

除了直播平台,微课网站也是一样,洋葱学堂、国家教育资源平台等也出现访问受阻情况,免费期内大量用户同一时间涌入,受影响还有各类电子课本网站,打开网页速度极慢。

然而现在学校使用的,恰恰多是免费期的平台,在测试阶段,人数不多,时间也不统一的条件下,网络拥堵并不明显,一旦正式开始全面统一的网络直播教学,麻烦来了。

网络流量就是那个分数,一旦分母(用户数)增加,则每位用户分得的流量(分数值)便会减少。

问题出在哪里?

各地各校在施行网络教学的时候,为了管理方便,统计数据方便,均会要求教师使用统一的平台,并且各校安排的授课时间也基本相同,这就人为造成了流量的集中分配,由于直播课堂互动性强,效果好于微课和推送教学资源,多数直播课都安排在教学“黄金时间”,这又造成了时间上的统一。

统一平台,统一时间,便形成了统一拥堵。

二、教学管理问题

网络拥堵带来的实际上是一个管理问题而不是教学问题,更不是技术问题。第一,是否有必要所有学科都要开设网课?第二,是否有必要按课表统一上课?第三,是否有必要统一平台进行网络教学?第四,分散进行网络教学,如何管理?常规教学检查中哪些部分不具备可操作性?

需要进行网络教学的学科要精简,需要进行网络教学的年级要精简,需要进行网络教学的时间要精简,需要进行网络教学的手段要多样化,在这个设定之下,假如学生学习时间是早上8点至下午5点,中午除去午休时间,按总时长为7课时,全部排满,显然无法机动,会进入前面所说的拥堵状态,如果只安排1次网络教学,则它可以在7个时间段中的任意一个,自由度大增,拥堵概率自然也下降,相应推算,不难得出结论。

在考虑到网络拥堵的前提下,各科可以看回放,这是件好事,但是学生什么时间看呢?假定按某校安排,白天五六节网课,由于网络拥堵,其中三节没听好,于是要看三次回放,那不得到半夜了?这到底是增负还是减负?

同时教师批改学生作业需要时间,白天学生要听排满的网课,晚上完成作业,在教师的网络教学备课量大增前提下,于是作业批阅只能在晚上进行,对教师来讲,增负还是减负?

而在评价方面,无论是教师对学生的评价,还是学校对教师教学的评价,建议由过程性评价过渡到目标达成评价。因为网络环境下,过程性的内容也无法评价,例如你怎么知道直播过程中,学生是在认真听讲,推送的教学资源,看了没有?连人都见不到,是坐着听还是躺着看,还是边玩边听?直播过程中,学生在聊天区发与学习无关的消息,如何掌控?

目标达成与否,倒是有现成的办法,即作业批阅或达标检测,这都是教师们玩烂了的手段,稍加改进,不失为评价良策,只是需要在网络环境下进行适配。

三、教学内容问题

停课不停学,那到底学什么?这个问题解读不同,引发争议也最大。在我看来,这个“学”,不仅是指课本知识,更包括社会生活知识、情感价值观的培养。

汹汹疫情,隔离了家与家,但幸运的是多数家庭成员依然能在一起,所以,这实际上成为了难得的家庭教育时期,家长应该或者理所应当承担起家庭教育的主要责任。

家庭教育的主要形式是身体力行,面对疫情,每个普通家庭成员是如何面对的,家长的一言一行,甚至表情语气,无时无刻不在教育孩子,影响他们的价值观。

而课本知识,在这个时期,相对并不那么重要。

然而,新的问题依然在出现,家长们能承担起这个重任吗?

若在平时,部分家长把责任推给老师,一句“老师,孩子就交给你了。”就此放手;现在,轮到老师对家长说“家长,孩子就交给你了。”责无旁贷。

其实相对于学生间的差距,家长间的差距更大,对待家庭教育的态度千差万别,真正能够在这段时期进行良好家庭教育的家长,屈指可数。我们如果是指望有些家长在家陪孩子读一本好书,聊一场好天,玩一个游戏,恐怕都是奢望。

以试行网络教学的几天观看,部分家长一不是抗疫一线,二不是离家在外,三不是条件不够,可是依然在孩子所有作业监督上交了白卷。与那些想方设法保障孩子学习的家长相比,令人唏嘘不已。

所以,就家庭教育而言,家与家之间的差距,会更进一步反馈到学生的学习中来,疫情结束,我们势必看到落差更为巨大的两极分化。

可是对于面临中考和高考的学子们,家庭教育却有着不可承受之重,我们不能期待家长们完成考试复习指导,仍然需要更专业的教师,因此网络教学最为急迫的恰恰是这两个学段的孩子。

其它学段呢?学习内容转向以非课本知识为主,德育、安全教育、传统文化教育等正是它们大展身手的地方,这些教育活动,网络上现成的优质资源非常之多,学校教师们只需要作好遴选和推送,并制订相应的网络课堂保障措施。

学科教学不可完全放弃,毕竟非毕业年级中,还有一些学有余力的孩子们,还有一些准备充分的孩子们,即使学校教师不在网上进行教学,他们也会转向培训机构的网络课堂,后面专门会提到生源流失问题。

家庭教育为主,非课本知识为主,学科知识不放弃,针对学生实际需求,分层进行网络学习指导,我想这应该是目前阶段较合理的内容安排。

四、学习成本问题

网络学习成本降低了吗?建设一所学校并配套完整的教学设施,看上去成本很高,然而和网络学习成本比起来,还是要划算得多,因为那毕竟是硬件投资,一锤子买卖,更何况这是国家资金投入,并不需要学习者投资,在义务教育阶段,学生几乎是零成本上学。

现在来到了网络环境,先不提农村学生和偏远地区学生,就算是城市学生,哪怕中等城市学生,在网络设备上的新增开支面前只怕也吃不消。

现在的疫情,导致部分家长也采用远程办公的方式,电脑和手机成为了必需品,以一户三口之家计算,父母各需要一台电脑和手机,孩子最低也需要一部手机或平板,如果教师布置了打印题目的作业,还需要一台打印机,而有些地方,根本连文印店也关门了。近期部分苹果商店的ipad销量爆增,连带着华为等厂商的平板一并火爆,背后就是这些家庭的额外开支。

五、学习效果问题

网络学习,效果肯定不能与传统课堂相比,毕竟以现有教学方式,对学习过程的掌控很弱,通过网络反馈的学习信息存在一定程度的失真,远不及在教室里教师对学生的观察。

聊胜于无,这便是网络教学相对传统教学的结论。

然而对学生个体而言,具备良好学习习惯的学生,以及良好家庭教育的学生,网络学习无异是另一扇大门。做不好呈些优秀学生在传统课堂中属于“吃不饱”,而在网络上,学霸会遇到学神,方知天外有天,也算一件好事。

于是我们仔细研究一下那些适应了网络学习的学生,他们除了具备良好的学习习惯之外,科学的方法也值得更多学生学习。我们知道,在网上学习,以视频为例,进度条和截图的使用非常关键,如果在学习之前有明确的目标,则很清楚视频中哪个部分是自己最需要的,第一遍看浏览大致,遇到自己的困惑暂停,思考后再播放,认为值得记录下来的截图保存,第二遍回放,直接跳到需要看的部分,时间利用上也高效多了,学习效果必然较好。

六、生源流失问题

这是学校教育不得不正式面对的一个问题,培训机构在传统教学模式下,是无法与学校在教学时间上竞争的,只能利用课外时间,因此多数培训机构前面还要加两个字“课外”,然而全民网课下,这道障碍荡然无存。

学生面对的是屏幕,屏幕另一端一定是自己学校的老师吗?老师面对的也是屏幕,屏幕另一端一定只看自己吗?现在网络教学,将学校教师和培训机构教师拉到了一条起跑线前,一声令下,看谁跑得快,学生和家长眼里,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,因为这是网络,赢者通吃。

其实不仅是培训机构,现在的网络,将所有教师,无论是身处何方,身歉何职,在网上,就是一个教育信息输出端,而学生和家长作为接收端,他们之间如何匹配,决定权在屏幕右上角那个小小的叉。

必须以学生为本,必须办人民满意的教育,否则会被无情淘汰。

虽然还没到那个时候,虽然学校教师依然还有自己的优势——更了解学生,但未来的事,谁又能说得清呢?

七、信息技术问题

不可否认,这场全民网络教学活动中,信息技术是双刃剑,合理应用,对教学和学习都有帮助,应用错误,则劳民伤财毫无作用。

对教师而言,熟练掌握信息技术,在教学过程中让自己的信息更顺畅被学生接收,是必修课。习惯了粉笔黑板再操作键盘鼠标触摸屏,许多传统思维要改变。以现阶段而言,不宜对教师提出过高要求,但教师也切不可固步自封,需要与时俱进,提升自己的信息技术水平。

对家长而言,更要提升某些教学软件的使用熟练度,通常情况下家长端功能较为简单,仅作为接收和反馈之用,但许多家长在使用手机或电脑熟练度上,低于自己的孩子。甚至于为了“省事”,干脆将家长端交给孩子处理,这就本末倒置了,原本是家校沟通,现在变成了师生沟通,在网络教学中,家长置身事外,才是最令人担忧的。

对学生而言,信息技术平均水平是高于前两者,难怪说他们是信息时代原住民。但学生个体容易受到其它信息干扰,无法有效接受教师教学信息,他们需要的是合理引导,把精力用于正确的网络学习上。

在网络教学过程中,信息量之大是以往难以想像的,以每天教学过程为例,语文、英语、数学各一次作业,体育打卡、早读打卡、自习打卡等,家长端接收到的消息至少也是十条以上,再加上学校教师不遗余力地各类提醒、通知、接龙,说句信息爆炸毫不为过,站在家长角度来看,网络教学给自己手机带来了信息流入量,恐怕远超过了日常生活工作的信息流入量。

这又引发了另一个问题,教育者如何与家长高效信息交流?

我觉得要从源头上作文章,信息的发送有无重复和必要,作业布置是必需的,提醒、通知、接龙呢?这些内容往往没有经过严格的审核,发布者认为需要,就发送,然后当发布者多了,被认为需要的也多了,最终造成的后果是接收端一片信息海,上头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,用在此处非常贴切,而实际效果却与发布者初衷违背,都重要=都不重要。

建议以学校为单位,统一发布源,通知全体家长。教师只负责发送作业,这样严格将所有信息分成两大块:作业和通知,作业由教师发布,作业量受到控制,通知则由学校发布,内容由学校审核确认,发送给哪些家长也由学校决定,各校目前的微信公众平台完全可以承担这个任务,不再经历层层转发。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家长群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,至少官方组织的家长群不再需要,班主任需要与家长联系,个人名义组建群,不再承担官方通知义务和责任。

八、结语

网络教学并不新鲜,许多相关技术早已成熟并被商用,同时也是个新生事物,至少在目前这场活动中,教师、家长、学生的互动中涌现了不少新的问题,前所未有,这些问题有些是传统教学中就已经存在的,有些是在新形式下产生的,面对这些问题,我们不能畏难,觉得效果不好了,把所有网络教学全部叫停,更不能盲目,依旧用传统教学理念、管理理念对待网络教学。

认真研究网络教学,学习网络教学,思考出现的问题,并努力解决,才最冷静。